同志亲友热线(电话):4000-820-211每晚 20:30-22:30


新闻详情

“柜”里的儿子“柜”外的妈

 二维码 12473
作者:同性恋亲友会来源:同性恋亲友会网址:/h-index.html

  两个月前,当18岁的儿子坦白自己是同性恋,她曾想与儿子一起结束生命

   两个月间,她在微博上公开自己“同性恋的母亲”身份,“不赞美,不责难,不惋惜,但求了解与尊重”

   □本报记者 王坤 张帆(哈尔滨新晚报)


   与“黑龙江李妈妈”通过新浪微博私信沟通采访,撕扯了10天。

   41岁的李虹——一位同性恋者的母亲,在勉强答应与果断拒绝中摇摆不定。最终,她主动打来电话:“我愿意接受你们的采访。”


我接受,但这辈子别想让我理解你”


 “他皮肤白白的,瘦瘦高高,特别朝气蓬勃。画画时,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笑起来特别温暖,就像韩剧里那种男孩子。”对儿子细细的描述中,李虹总是带着喜悦。

  儿子是这个普通家庭全部的骄傲。“然而,两个月前……”,李虹回忆,“那天,考完试,儿子跟一群男生女生去玩,回来后非常沮丧。”一整晚默不作声,蜷在床上,背对着妈妈,好半天才从枕头里挤出话来。

  儿子和同学出去玩时,一个女孩向他表白爱意,他拒绝了,没有说为什么。两人在大街上,女孩紧紧抱住他,旁若无人地吻他,边吻边哭。

  儿子说:“是我伤害了她,但我没办法。”

  原来是儿子拒绝了女生的追求。李虹轻轻地摸摸儿子的背:“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别太自责。”儿子依然背对着母亲:“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你要猜吗?”

  为哄儿子开心,李虹配合着一通乱猜。从打架,甚至到让别的女孩怀孕,连不敢想的都猜了,但答案一一被否定。后来,她没好气地说了句“你不会是同性恋吧”,没想到儿子突然转过身来:“对,妈妈,我就是同性恋。”

  他浑身颤抖了起来,再一次转过身去,蜷成一团。李虹说:“你不要瞎说……”“我没有瞎说。”儿子尽量压抑着情绪,“刚上高中时,大家都议论哪个女孩儿性感,但我的眼里只看到男生。一看到他们打球流汗,我就脸红心跳……”

  “那算个什么?你没有恋爱过,怎么非说自己是同性恋……”

  “妈妈,我对女生天生就没感觉……不管我用什么方法,都没法改变,除非重新投胎。”

  看着儿子异常严肃的脸,李虹彻底蒙了。她只能压住自己的情绪,努力听儿子边哭边说,有女孩假装和他比身高,都快贴着脸了,可他就是不能拥抱她;说他上网查过资料,这不是病态,是由基因决定的;说他不得不强装笑脸,在同学面前戴着面具生活……

  这时,丈夫下班回家。李虹扭过头,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喊了句:“你儿子说他是同性恋!”丈夫走过来扑哧一笑,用力打了几下儿子的屁股:“你就扯吧……”便走开了。

  母子俩面对面僵持许久。儿子告诉她,高一时,他鼓足勇气跟一个男生说“我很喜欢你”,结果第二天那个男生就在同学QQ群里对他破口大骂……那是儿子的第一次告白。

  “他可以不接受,凭什么骂你?”不知是气愤还是为找个理由来发泄,李虹几乎是叫喊:“凭什么!”

  “妈,那你能接受我是同性恋吗?”儿子像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犬,眼巴巴望着母亲生气的脸。李虹浑身颤抖,歇斯底里地喊:“你死了这条心吧!要么我死,要么你跟我一起死!”


“他们的爱藏在夹缝里,想要反抗,却势小力微”


  李虹惶惶终日。她请了假,每天在街上失神游荡。“当时就是想死,感到很恶心,后来就是自责,是我没把他教育好……我安慰自己,没准哪天他就开始喜欢女生了……如果改不了,他将来可怎么生活?”

  她向最好的朋友、儿子的干妈求助。干妈的宝贝女儿跟“儿子”年龄相仿,干妈努力让“儿子”健康、阳光,希望两个孩子长大后,“儿子”能“转正”,成为她的女婿。

  干妈看出老友似有大事压心。一再追问下,李妈妈终于把几天来压抑的思绪和泪水一并倾出。干妈站在原地哭了,不停地说:“咱家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儿,咱儿子多好啊,怎么可能……”

  对同性恋同样一无所知的好友,迅速上网“恶补”了常识:“的确是先天基因决定的。”她对李虹说,“如果咱儿子真的是,你更要帮他,他是无辜的。”

  这番话,重重击醒了崩溃的李虹。一星期后,她第一次在百度上敲下三个字:同性恋。

  在贴吧里,她结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同性恋者,了解到很多知识。几天后,她发出第一条帖子:“大家好,我是一位同性恋者的母亲。”有人立刻回复:“我羡慕您的儿子,有这样一位开明的母亲。”

  她翻看着这些同性恋者的故事,最初感到恶心。后来发现,同性恋其实和异性恋一样,也有着色彩分明的哀喜欢悲,只不过这种色彩往往要比异性恋浓烈很多,因为这种感情藏在大众的夹缝中。而只要一想到这些孩子会遭受与自己儿子一样的孤立、歧视,甚至被至亲的人责打与抛弃,李虹便心如刀绞。还有那些孩子的父母,也在经受与自己同样的折磨。“我想我必须站出来,否则我的儿子一生都走不出来。”

  她试图鼓励并指导一些孩子“出柜”(指同性恋公开性向),结果遭到了一些母亲的谩骂:“就是你这种人,让我孩子不配合治疗,勾引我儿子走上不归路,你为什么毒害我的家庭?”

  这种治疗指什么?“就是用电击睾丸的方式矫正性向。”李虹说,“那是完全不科学的。”

  她开通了微博,呼吁同性恋者应该得到宽容与公平,呼吁父母正视同性恋。这种极易让人产生内心冲突的话题,挑战着固若金汤的常识与价值观。面对争议甚至辱骂,李虹态度坚决:“我不是要打翻什么,只是掀开生活的石板,让人们看看另一面。”

  一天放学回家,儿子第一次用那种很正式的姿势去拥抱母亲。李虹知道,儿子希望能给她鼓鼓劲儿。


“一次次觉得窒息,一次次感受到光”


  在儿子“出柜”一个月后,李虹第一次走出网络,以真实身份出现在东北同性恋文化节的沈阳恳谈会里,第一次面对全国各地的同性恋者与母亲。

  她认识了来自福建的轩妈妈。轩妈妈的儿子在异乡读高中时,因为把自己的同性取向告诉了同学,不仅被6名男生围殴,还被学校开除。他没有自暴自弃,边打工边自学,最终考上理想大学,多年后才将这一切告诉了母亲。

  她还结识了一位母亲。她的故事简单而令人心怵:同性恋儿子在向她“出柜”后割腕自杀了,因为她的以死相逼。

  从沈阳回来后,李虹加入全国同性恋亲友会,一个以帮助同性恋亲友为目的的组织。大家互相“取暖”的同时,也向同性恋者建议:不要那么早向父母“出柜”,要善于借助亲友的力量。李虹甚至帮孩子们演练“出柜”的内容与情景。“我想用我的力量保护他们,也保护那些可怜的父母。”

  丈夫依然态度坚决:不相信,不接受。但李虹可以明显感觉到,丈夫的想法已经出现松动。

  李虹看很多同性恋题材的电影,最喜欢的是《天佑鲍比》。那是一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美国电影,讲的是同性恋者鲍比,因无法得到母亲的理解而自杀,他的母亲从此走近同性恋人群的故事。

  她坐在电脑前戴着耳机,一动不动,泪流满面。影片终了,字幕出现,电脑屏幕上也映出了身边的丈夫流泪与抽噎的脸。


“如果这个世界不接受你,让我们一起努力改变它”


  “前两天,我在上网,儿子在一旁画画。他突然跟我说:‘妈,我现在就像春天发情期的小动物。我需要宣泄。’”李虹说,她当时就结巴了,半天才挤出一句:“那你是生理上发泄呢,还是心理上发泄?”儿子撇撇嘴:“当然是心理上!”

  几天后,李虹带着儿子参加了一个亲友会组织的“同志”聚会,并结识了一对生活了5年的同性爱人。“他们的故事很让人感动,儿子也滔滔不绝跟他们聊了很长时间。回来的路上他说:“妈,谢谢你,我心里踏实了。”

  李虹开始考虑关于儿子的更多未来。她告诉自己的老母亲与妹妹,她的儿子是同性恋,她与丈夫愿意理解并帮助他。这位年轻母亲的路才刚刚开始,她对儿子说:“即使你的生命谈不上更有尊严,至少也要活得更有意义。”

  3小时的采访结束,窗外下起了雨。李虹将头倚在窗子上,望向天空,如释重负。那雨声,就像给她的选择报以鼓励的掌声。    (为尊重个人隐私,文中李虹为化名)


新闻链接


  2001年起,著名性学专家李银河就坚持在“两会”上提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但都不了了之。2012年美国民调显示,83%的投票者认为同性婚姻会在5到10年内在全美实现合法化。

  西方一些社会学者调查发现,能够宽容同性恋和行为怪异者的城市,是人类最适宜居住的城市,因为这种城市利于个人发展和生活。




出柜神器《认识同志》你有木有?!

点击下方图片,马上去亲友会淘宝店索取一本,书本身是免费的,小伙伴们只要出邮费哟~~~或在淘宝搜索:同性恋亲友会


模块列
月捐
ABUIABACGAAg2arxywUo4KaF7gcwwAQ4hAE
ABUIABACGAAgnJyB3gUomu-3uQMwlwQ4ew
ABUIABACGAAghrnV5gUoxPLd6AUwlgQ4i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