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亲友热线(电话):4000-820-211每晚 20:30-22:30


新闻详情

重拾生命之意义 ——记7月15日亲友会北京分会志愿者欢聚

 二维码 568

屏幕前的读者,你好。很开心,有机会引领你认识了解一群世界上与你不同或者相同的人群——性少数群体(简称LGBT)。不用担心太多的抽象概念、生僻词汇,这里我仅以我的自身经历和心里路程的,来让你真实的认识我们,了解我们,不再误解我们、害怕我们。

我叫郝可贵,是一名拉拉。不要惊讶于我的名字,身份证上就是这个;也没必要太过惊讶我的性取向,毕竟人群中有5%左右的比例是这样,而且现在已经有20多个国家都已经同性婚姻合法了,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在法律层面为我们正名,还我们基本人权。如果你要问我中国什么时候可以同性婚姻合法化?我要告诉你的是,这是个伟大的革命性进程,需要我们很多人的参与和努力,从同性恋的去罪化,到去病化我们取得的进步是显著的,未来我们需要做的还很多,而且非常有幸我将参与其中。

微信图片_20180125115855.jpg

郝可贵近影

如果非得要惊讶,就惊讶于我名字的真实性吧,是的,这是我的真实姓名,虽然这样的坦诚曾一度给我惹来很多麻烦,比如,如果你在百度上搜索我的名字,关于我是不是同性恋的话题会跳在前边,这在我换工作的时候,由于在上家单位参与编订了一本比较畅销的书,在我的简历和面试的时候都有提及,然后面试单位在网上核对信息的时候发现了关于我是同性恋的相关话题,后来二轮面试被借故取消了,再后来和同业人员交流或者在社交场合,也不敢提及自己写过哪些文章,在得知现在单位大BOSS讨厌同性恋后,甚至连自己的博客、微博和知乎等账号也难以提及。

现在,这里,我决定使用我的真实姓名和大家坦诚相见,不是我不怕,我同样害怕,甚至更怕,因为我在这里不仅要使用我的真实名字,更要附上我的正面照片,而在时间节点上更是面临职位升迁,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这着实给自己填了更多麻烦。但相比现在的恐惧,想到这一辈都要带着面具苟活,不能做自己,更让我瑟瑟发抖。

所以我委屈,我不甘心。我知道我没有错,我知道我的爱不龌龊,我也知道我要的并不多,只是想和大多数人一样,可以堂堂正正的爱一人,可以在阳光下、人群中,与她牵手、拥抱、接吻,可以在国家的法律认可下、家人的真挚祝福中,与所爱的人披上婚纱、生养孩子、相扶偕老,仅此而已。这在日常中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对我们来说是多么地奢侈,多么地遥不可及!

微信图片_20180125115858.jpg

郝可贵近影

我曾经交往过2任女朋友,最长的5年,但最后全都是难以承受社会压力,选择和男人结婚,也都说如果我是男的一定嫁给我。是呀,如果我是男人就嫁给我,多么地讽刺!似乎不管我怎么努力,变的多么优秀,多么地善待于人,只要生理上不是异性,今生今世都不得所求,都要带着虚假违心的面具,去迎合这世俗偏见,不管内心怎样的滴血痛苦,表面都要笑得开心,装出一副幸福的样子,就像被强奸还要假装性高潮。于是我开始怀疑人生、开始怀疑从小被灌输的真善美的意义,开始自卑和颓废,之前对于努力和爱的信仰土崩瓦解,活着纯属是为了爸妈,多少次我都在设想如何能让自己“很自然”地死去。别人的努力是要让自己过的更好,而我的努力却越发地让自己痛苦,每次拿着5位数的工资条,听着领导和家人对我的夸赞,我都对自己无比地鄙视和厌恶,以至于每天早上醒来都会哀叹怎么还活着,自然地睡死过去该多好!因为我放不下父母,放不下世俗,也放不下爱,于是左右拉扯的是越来越支离破碎的自己。

7月15日,我参加了同性恋亲友会北京分会的志愿者聚会,在芸妈妈家里,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有家长亲友的同志聚会。但第一次便让我重拾生命之意义,就像心中有执念的教徒,多年困惑终得点化,经年执念终于放下,同时也心意已决,赴命此路——LGBT公益事业。

记得,那天到了后,我就一直在厨房给芸妈妈帮忙。其实,我的厨艺并不好,也没帮上多少,我只是想和芸妈妈呆着,看着她就好,当然也很想用力地抱抱她,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终于找到家、找到妈妈,真想一头扎进她温暖的怀抱。后来陆续还来了红狐妈妈、潘妈妈和蓝妈妈等三位妈妈。她们都是那么地和蔼慈祥,那么地朴实平和,她们都是普通家庭的普通妈妈,但她们也都不是普通家庭的普通妈妈,她们的孩子都是同性恋,她们都坦然接受自己孩子是同性恋,并不畏世俗、不顾年龄地站出来,为她们的孩子、更多的性少数孩子发声,争取平等正当权益,她们是最伟大、最勇敢的妈妈!

微信图片_20180125115901.jpg

女孩小邪和男孩小宇及穿着花裙的两位妈妈看起来像是两对双胞胎

期间,各位妈妈都分享了接纳自己孩子的过程,没有豪言壮语、没有气壮山河,有的只是用最朴实无华的语言陈述的满满的爱,这足以震撼人的心灵,击打灵魂的深处。后来,芸妈妈还开心地给我们看她、她儿子和她儿子的男朋友的合照,问我们是不是很有夫妻相,照片里的人笑得灿烂,看照片的人更是一脸幸福。说实话,这给我极大地震惊和触动,这是我从未敢想过的画面。多么希望将来有一天我的妈妈也能这样,捧着她、我的女朋友和我的照片,幸福地端详,开心地分享,当时很想哭,所以,我就使劲地笑(自己掩盖的手段)。

再后来,我主动送潘妈妈回家,一路上,看着年迈的已经73岁的潘妈妈,一边小心翼翼的挎着我,一边精神抖擞地开导我,我的内心无比温暖和感动。路上华灯初上,黑的夜已降临,而我的眼前却一片光明,越来越亮,感觉支离破碎的灵魂在一块块的回归体内,有种久违的沸腾和冲动!想自己这两年的颓废是多么地荒唐,想自己一直纠结在做真实的自己还是孝顺父母,是多么地愚蠢!我是多么地幸运,参加到了今天的这样的一场聚会(我知道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使我真实地认识到,让父母认识自己孩子真实的样子,才是真的孝顺,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父母之爱的伟大和包容,远远超出我们这些孩子的想象!

所以,我愿意,很愿意——即使未来的道路很坎坷,我也愿意以自己的真实姓名,以自己的真实身份,面对真实的自己和大众,所以这篇文章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更像一篇公开的出柜信。我要做父母勇敢的孩子,梦想有一天能让我的爸妈、更多的爸爸妈妈像芸妈妈她们那样,为真实的我们骄傲!这里再次感谢7月15日北京亲友会志愿者的欢聚,让我重拾生命之意义,以后的路上与诸君同行,幸甚!

微信图片_20180125115904.jpg

参加志愿者团建的家长和同志们一起合影

最后,非常想和大家分享一首散文诗,和当时相恋5年的女友分开后所写,她迫于社会压力最终舍我而去,投入了男人的怀抱。即使现在我也承认那是最美好的岁月里刻骨铭心的一段情感。这里附注之上,以铭我心与我志,亦作为我们群体发奋之警醒。


题记:2013年4月底结束了5年的缠绵恋情。当时正是我人生转型关键期,正面临毕业找工作,可我只关注并投递了她那个城市的招聘岗位,同时还差半个月就是我的生日,没有容我把生日过完,要知道,我早已偷偷规划如何和她一起庆生,所以很突兀,很狼狈,也很委屈!全当是命运诚然,如今对的、错的、爱的、怨的都已尘埃落定,现在我唯一能做的,也是应该做的就是纪念,纪念我失去的爱情,纪念我逝去的青春,因为在我这段最美好的岁月里真挚的爱情光顾过。


有一段时间

有一段时间,

漫漫长长,湿湿漉漉,但又短暂匆匆,干净利落;

漫长到刻画了所有的笑脸,承载了全部的思念;

短暂到一个小小的文件夹就装得下一切,6个字节都显得太过冗长。


有一段时间,

迷恋上拍照,笨拙地定格美美的瞬间,

喜欢拍含苞的玉兰花,垂下的柳树条,午后懒散的阳光;

尤其是一位漂亮的姑娘,只是不是自己,却胜似自己;

都说镜头前的女孩笑得好甜蜜,其实按快门的人才是第一幸福。


有一段时间,

总是在同一时间,坐在同一条长椅上

看同一片天空,掠过的鸟,飘过的云,飞过的飞机,划过的流星;  

看同一条路,怒放的花,丰盈的草,来来往往、结伴而行的少男少女;

没有精彩画面,也没有炽热语言,却让我感动不已。


有一段时间,

尘埃忽然多起来,四面八方的侵袭,

遮住了蓝天,落满了长椅,模糊了那些泛黄的老照片;

人也变得慵懒,任尘埃飘零,任尘埃落定,任尘埃封堵来去的路;

那部最爱的单反,也被装入盒子放进箱子,许久,许久。


有一段时间,

沉沉甸甸,七彩纷呈,但又轻如蝉翼,纯色透明;

沉甸的使我感到疲惫,没有多余力气看清方向,也不堪再负其前行;

轻盈到像背包夹层里的那封紫色信笺,薄纸一张,如此罢了。


后记:有人问我为她我如此地拼,后悔么。我彻骨地怨过、恨过,因为我深深地爱过,而且如果不是在那个当口,让我后来的论文答辩和找工作比较匆忙被动,也许我会有个更好的工作,并且我曾经有个出国学习的机会,被我直接拒绝了,也从未向她提起。但这本就是个冒险,没有去做、没有到最后有谁知道结果呢,特别是Lesbian能坚持下去很难!但平静下更多的是感谢吧,感谢她让我不断向上,变得越来越好,感谢她带给我丰富多彩的5年韶华,也感谢她给我人生上的最重要的一课。也有人问我还会再爱女人么。我笑,再锋利的刻刀,能改变石膏的模样,也改变不了石膏的本质啊,不是我选择的这条路,而是生来如此!


模块列
月捐
ABUIABACGAAg2arxywUo4KaF7gcwwAQ4hAE
ABUIABACGAAgnJyB3gUomu-3uQMwlwQ4ew
ABUIABACGAAghrnV5gUoxPLd6AUwlgQ4i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