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亲友热线(微信):rx4000820211(每晚 20:30-22:30


新闻详情

纵然出柜艰难,坚持总会改观雨果:愿人生如水坦然!

 二维码 713
作者:雨果来源: 亲友会临沂分会网址:http://mp.weixin.qq.com/s/ypaTlxVFDd0itURpuMj0OA

本篇文章来自青岛的雨果,一场出柜“风波”如何上演,一段同志路如何行走,是做翱翔的雄鹰,还是自欺欺人爬行的蜗牛。真我所在,我只想做那个纯真的自己。好好地爱那些爱我和我爱的人。

                                                    ----编辑:

那是2013年临近春节的时候,我辞掉了在青岛的工作,孤身一人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因为一个人,爱上了一座城,有心想择城终老,却难遇一人白首。

思绪拉回半年前,一次偶然,我在qq上认识了他,一个暖的男孩,暖的就像寒冬里一杯可以驱散寒意的加糖咖啡,我们很聊的来,那时情窦初开,对身边的一切都充满了美好,我甚至产生了一个不好的错觉,错误的以为他会像我喜欢他一样的喜欢上了我。

直到我去了长春以后,才渐渐发现“亲爱的这并不是爱情”,原来这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我们很多价值观,脾气性格都不合适。于是在长春逗留了几天,我就又回到了青岛,整个人仿佛一脚踩空跌入了失落的世界,一蹶不振。

自从长春回来以后,我就整个人变得恍惚了起来,也不愿跟家人过多提及。尤其父亲是个很严厉的人,我不敢告诉他。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了我的异常,我终于憋不住了吐露了心声。果不其然的被父亲痛骂了一顿,让本来就失落的我,更加雪上加霜,在这个不理智的情况下,我做出了一个惊天壮举,我向父亲出柜了!出柜出的那样突然,我自己都没有准备好,就一句“我不喜欢女人!”,从嘴里蹦了出来。

出乎意料的是我爸并没有很惊讶,相反他淡定的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我早就看出来,你是我儿子,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知道你吗?但是社会不允许你这样做,社会上是不会接受你的,所以我不允许你再跟其他人说这件事,如果你说了我就打死你!”

说实话那个时候,听到他那样说心里有些害怕,毕竟我是很害怕“暴力”行为的。之后,他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离开他,去别的城市;要么,就乖乖的听他的安排。

当我想给自己一段时间沉静一下,就选择了离开他时,可他却又改口告诉我他不允许我离开他,不准我去别的城市……

自那天起,我们父子之间的关系“骤然降温”开始出现了一些隔阂。后来我通过他的朋友才知道原来当我和他出柜时候,他说的能接受的这句话是假的!我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有一些懊恼,但是却又不知所措。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眼2017年新年将至,这段时间内我通过blued软件认识了一些人,他们是亲友会青岛分会的朋友们。当我看到他们对自我认同和生活的态度时,很是惊讶,让我感到很是羡慕,我想我也是时候做我自己,真实的生活在阳光底下了!

渐渐地,我也开始有意识的向父亲传递着同志基本常识,刚开始我以为我爸只是没有看见,然后我就一天一个,到一天两个到多个的链接转发到朋友圈中,直到有一天他终于给我评论了“这个年是不是不想过了!!!”三个感叹号!可见语气多么强硬,我知道他生气了,我也知道他就是不接受我,只是他在逃避,大概每一个父母都曾经这样,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个同志。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于是我再次找到了亲友会微凉妈妈寻求帮助,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阿姨语重心长的与我交流着,告诉了我很多“出柜锦囊”。我本以为这一切又平静下来了……

有一天无意间打开了我爸的微信,朋友圈被设置了权限?这素神马鬼?原来在我向微凉妈妈寻求帮助之前,我爸就已经把我微信给删除了。知道了他这样做,我又是懊恼,又是后悔,这时候还没有过完年,我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我爸还是每天出去,很晚才回来,走的时候也没有跟我说,回来的时候也没有问我,就这样我们当彼此都是透明人一样地度过了几天。我终于忍不住了给远在江苏的姐姐打了个电话,把我爸删除我微信的事情如实告诉了她,跟她说我挺接受不了的,姐姐安慰我的同时,还不忘让我理解理解我爸,让我为了他改变自己,可是我的思维已经被老爸删除微信这件事给缭乱了,根本就无暇去想其他的事,我和姐姐的聊天变成了争辩。我知道此时让我冷静下来很困难……

后来因为我的一句“如果你能接受,我还是你弟弟,如果你不接受,就当没有我这个弟弟”,她妥协了,“如果你想让我接受你,你也得让我了解你,了解你们这个群体不是吗?”姐姐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我竟无言以对。

我让姐姐加了亲友会的微信群,让她慢慢看到我们其实与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没几天她就说她对我们多了一些理解。然后她又加了微凉妈妈的微信,和微凉妈妈聊了整整一个下午。我想此时的姐姐内心里对我应该有了重新的认识。

自从她们聊完以后,我姐下定了决心帮我去说服我爸!

刚开始,她也得到了我爸的反击,然后就是我爸一怒之下把她的微信也删除了,可是我姐并没有气馁,她坚韧不拔的气概此时让我很是敬佩。过了几天这个年也过得差不多了,借着拜年访友,我姐和我爸通了电话,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内容,不知道他们聊了多久。只记得当时我姐兴奋的跟我说“弟,好消息!我跟二叔下午通电话了,聊了很多,最后他说只要你开心快乐,他也就什么都不管了!”我当时开心的就像窗子一角照进来的阳光,那样温暖。

现在,我们父子的关系缓和了许多,我们不再过多干涉对方的生活,但是我觉得,我们心中都有一个想法只要彼此过得好就行,只要我过的开心就行,毕竟我爸已经快50岁了,毕竟我也不是小孩子了。老爸的理解接纳,让我如释重负,心里再没有了压抑。仿佛呼吸都变得那样顺畅,天地如此浩大,我张开了翅膀,正在翱翔。

纵然出柜艰难,坚持总会改观:愿人生如水坦然!





模块列
月捐
ABUIABACGAAg2arxywUo4KaF7gcwwAQ4hAE
ABUIABACGAAgnJyB3gUomu-3uQMwlwQ4ew
ABUIABACGAAghrnV5gUoxPLd6AUwlgQ4i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