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亲友热线(微信):rx4000820211(每晚 20:30-22:30


新闻详情

同志宣言(上)

 二维码 11593
作者:卡尔·威特曼来源: Purple网址:http://mp.weixin.qq.com/s/ftTmc_I2D6jRpUmyD-JEpQ


卡尔·威特曼(Carl Wittman


《同志宣言》封面

卡尔·威特曼是美国民权运动时期的一位学生运动参与者,同时也是当时的同性恋解放运动(Gay Liberation Movement,沿用此称呼系历史习惯)的参与者。当时,以卡斯特罗区(Castro District)为代表的旧金山一带是性少数的所谓“安全区”,在这里,出柜的性少数们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松散的社群。然而,因为处在法律的真空区,所以在这里的性少数群体们受到了各种不同形式的压迫:经济的,政治的,人际关系的,等等。面对这些压迫,性少数群体开始组织起来,进行反抗。威特曼正是在目睹这些现实的情况下,写下了这本战斗纲领。

这本战斗纲领充满了浓厚的激进左翼色彩。这不止体现在标题与《共产党宣言》的呼应上。威特曼对性向采取了一种历史唯物主义和社会建构主义的观点,它几乎可以看成是今日酷儿理论(Queer Theory)的萌芽。当然,威特曼的重点不在于学术地分析性取向问题,而在于向现实存在的、渗透至社会各个层面的资本主义的异性恋意识形态霸权宣战,并给出一个斗争的纲领。在本次推出的上篇文字中,他主要做的是前者。他激烈地批评美国社会的经济、政治与文化,将受到压迫的性少数群体称为“美国的难民”,并列举了各种形态的异性恋意识形态霸权:它一面体现为文化上的“直人制度”和直人式的思维对人们的压迫,一面又体现在国家机器对奋起反抗的性少数群体的镇压。

这本宣言的文字平实质朴,偶尔还会有脏话,情感丰沛,直指人心。小编们相信,我们不一定要全盘接受它的所有观点,但在今天重新回顾这本民权运动时期的文献,仍旧是有意义的。它不仅会给我们的行动提供历史的参考,更会提醒我们:我们所有的权利都不是别人施舍来的,而是自己争取来的,为了我们的生存与幸福,我们必须要战斗。

旧金山是一个同性恋的难民营。我们从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地方逃到这里。就像别处的流亡者一样,我们来到这里,不是因为这里有多好,而是因为别处实在太糟。我们中数以千计的人逃离了各个小镇,因为在那里,仅仅是做我们自己,就会使我们的工作和体面的生活受到威胁;我们逃离那些敲诈我们的警察,以及与我们断绝关系或是“不堪忍受”我们的家庭;我们被军队开除,被学校赶走,被工作单位解雇,被流氓和警察殴打。

我们形成了一个隔离区,但没有自卫的手段。这不过是一个隔离区,而不是一片自由的乐土,因为这里仍然是“他们的”。直人警察在这里巡逻,直人政客统治我们,直人雇主给我们划定红线,直人经济剥削着我们。我们假装一切安然无恙,因为我们看不到改变现状的方法——我们感到恐惧。

那些曾经的挫败感、疏离感和愤世嫉俗,却成为了我们新的特质。我们对彼此充满了爱,我们向世人展示这一点;我们对自己的遭遇充满了愤怒。当我们回忆起那么多年来一切的自我审查和压抑,泉涌般的泪水奔泻出我们的眼眶。我们是愉悦的,欢快的,伴随着一场运动最初的蓬勃发展。

我们希望清楚地表达这一点:我们首要的工作是解放我们自己;这意味着必须清理那些涌入我们头脑的垃圾。这篇文章是一个尝试:提出若干议题,并且提出一些新理念,以取代旧理念。作为讨论的出发点,它们主要是关于我们自己的。假如怀有善意的直人们发现,它有助于理解解放是什么,那就更好了。

另有一件事必须说清:这些观点都是一家之言。它们并不仅仅由我的同性恋身份决定,它们还决定于我的白人、男性、中产阶级的身份。这些仅是我个人的意识。当我们聚集起来的时候,我们的群族群意识会发展起来的——我们才刚刚开始。

本段翻译:XC



什么是同性恋

自然界并没有定义人产生性欲的对象。这个对象的性别是由社会强加的。人类起初将同性恋视为禁忌,是因为他们需要将所有的精力用来生育和抚养后代:种族的存活是最重要的。随着人口过剩的出现和科技的发展,这种禁忌只会继续剥削和奴役我们。

自孩提时代起,我们就拒绝妥协于忽视彼此间情感的要求。我们有抵抗灌输的力量,而我们应当把这力量变成我们的资本。我们必须意识到,对他人产生爱慕是一件好事,而不是不幸。关于性、爱、力量和反抗,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教给直人们。

同性恋没什么大不了的。它不是补偿异性缺位的替代品,它不是对异性的憎恶或抗拒,它不是基因决定的,它也不是破碎的家庭带来的——除非是因为我们已经看透了美国式婚姻的虚伪。同性恋是爱相同性别的人的能力。

双性恋

双性恋是件好事;它是爱同性也爱异性的能力。双性恋之所以这么少,是因为社会给同性恋泼了太多脏水,以至于我们被迫觉得自己要么直要么不直。同样,男人“本应”和女人相处的方式简直操蛋,很多男同性恋对这种方式早就没了兴趣,反之女同也是这样。男同性恋们开始对女人感兴趣,只可能是因为

1.我想这么做而不是我应该这么做,

2.妇女解放从根本上改变了异性恋模式。

我们仍然自称同性恋。即使我们也和异性做爱,我们也不称双性恋,因为说“噢,我是个双”只是异性恋模式的复刻。别人说只要我们还和女人上床,那和男人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样仍然是在贬低同性恋。我们仍然将自称同性恋,直到大家不再将性向当成什么重要的事。直到那时,我们才会变成完整的人。

异性恋

完全的异性恋非常操蛋。它反映的是对同性的恐惧,它是反同的,充满着挫败感。现有的异性性行为也简直是操蛋;你去问问搞妇女解放运动的人,那些直男们在床上是什么样的。对于那些男性沙文主义者,性就是侵略;对于传统女性,性是强制的义务。不论是年轻的、时尚的还是皮的大男子主义者,不过都是换汤不换药。对于我们来说,成为我们的直人兄弟姐妹那样的异性恋不是痊愈,而是恶疾。

本段翻译:Fox

女同性恋

男性主导的社会已延续了太久,它已经把男人和女人都扭曲了。因此,女同性恋者看待事情的方式与男同性恋者不同;她们(和其他女性一样)也会因女性的身份而感到被看不起。她们的解放,与同性恋解放和妇女解放是联系在一起的。

这份宣言以男同性恋的视角发声。虽然其中一些想法也可能跟女同性恋同样相关,但认为这宣言也代表了女同性恋是很傲慢的。

我们期待女同性恋者解放运动的声音。“纽约同性恋解放阵线”▼1内存在的女同性恋核心组织,对于挑战男同性恋者中的男性沙文主义、以及妇女解放运动者中的反同情绪,都很有帮助。

▼1此系紧随“石墙骚乱”后在纽约产生的一组同性恋解放运动激进团体的总称

男性沙文主义

所有的男人都染上了男性沙文主义——我们从小就接受这样的教育。这意味着我们预设女人的角色比男人次一等,女人是比我们(男人)低一等的人。(在早期某次同性恋解放集会上,有个人说:“我们为什么不邀请妇女解放组织?她们可以带三明治和咖啡过来。”)难怪活跃在我们的团体中的女同性恋者屈指可数。

但是,男性沙文主义并非我们面临的主要问题。相比直男,我们摒弃它更为容易。因为我们懂得什么是压迫。我们已经基本退出了日常压迫女性的体系——我们塑造自我,靠的不是贬低女人并让她们捧起我们。此外,既然生活在一个由男性主导的世界,我们已经习惯了扮演不同的社会角色,从事垃圾一样的工作。最终,我们要面对的是同一个敌人:最极端的男性沙文主义者也是最强烈的反同者

但是,我们需要从行为和思想上清除我们内部的男性沙文主义。“雏儿”、“黑鬼”、“变态”这些蔑称一样都是它的反映。要认真思考这件事。

妇女解放

女性在争取她们的平等和尊严,而在这个过程中,她们和我们在向同样的东西发起挑战:社会角色、资本主义对少数族群的剥削、美国中产阶级白人直男的傲慢态度。她们是与我们共同斗争的姐妹。

当我们开始并肩战斗时,我们将会面临更为明显的问题和分歧。一个主要问题是我们内部的男性沙文主义。另一个是很多女性对同性恋者的不安感和敌意——这是她们固执的地方。第三个是对性的不同认识:对女性来讲,性意味着压迫,而对我们来说,性一直是我们自由的象征。我们必须逐渐了解和熟悉彼此的风格、行话和段子。

本段翻译:Chimpanzee


对直人社会的模仿

我们是直人社会的孩子。我们仍然用直人的方式思考:这也是对我们的压迫的一部分。直人观念最坏的一点在于不平等。直人(或者白种人,说英语的人,男性,资产阶级)习惯以等级和比较的方式看待事物。A在B之前,B在A之后;一比二小,二比三小;没有平等什么事。这种观念扩展到男性和女性、攻和受、配偶和非配偶、异性恋和同性恋、老板和工人、白人和黑人以及富人和穷人之间。我们的社会制度和这种话语等级制互为因果。这就是美国。

“停止模仿直人,停止自我审查。”

婚姻

婚姻是充满角色扮演的直人制度的一个最好的例子。传统的婚姻是一种陈腐的、压迫性质的制度。我们中曾经有过异性婚姻的人,往往将婚姻破裂归咎于自己的同性取向。不。他们分手,是因为婚姻不过是一纸合约,双方都为之感到窒息,它否认人的需求,对双方都提出不可能实现的要求。又一次,我们有力量拒绝向强迫我们模仿的角色投降。

同性恋者不能再根据模仿直人婚姻有多像来衡量自己的自尊了。同性婚姻也会面临和直人婚姻相似的问题,除非是在喜闹剧里。喜闹剧里提及那些常见的法律约束和其他压力,而正是它们使得直人婚姻得以延续——例如孩子、父母的看法和邻居的风言风语。

同意“幸福得靠找到个撩人的伴侣并安定下来才能到来”,并告诉世界“我们就和你们一样”——这只是在逃避真正的问题,也是自我憎恨的表现。

婚姻的替代性选择

人们可以为了很多很好的理由结婚,但婚姻通常并不能满足这些需求或欲望。我们都在寻找安全感、爱的交流、归属感和被需要的感觉。

这些需求可以通过众多不同的社会关系和生活方式得到满足。我们想远离的东西是:

1.排斥性:将对方视为己有的态度,双方之间建立的排斥所有其他人的契约;

2.对未来的承诺:我们无权作出这种承诺,这种承诺会阻止我们成长,或者为成长感到羞愧;

3.僵化的角色:它们并不能反映我们当前的状态,它们不过沿袭自模仿和没能力定义平等关系的状态。

我们必须自己为自己定义一种新的多元化的、无角色的社会结构。它必须能提供足够的自由和物理空间,以容许人们独自生活,容许人们短暂相处,或是长久相守,无论是两个人还是更多人一起;它还应容许我们能够轻易地随自身需求的变化,而从一种状态转为另一种。

同性恋者的解放意味着我们能自己决定怎样生活、与谁一起生活,而不是用直人的价值观,将我们的亲密关系与直人的相比较。

男同性恋“刻板印象”

直人眼中的男同世界,很大程度上是由我们中违反直人角色设定的那些人所定义的。“亲同(homophile)”群体中有这样一种倾向:谴责那些太过显眼的男同性恋者——变装皇后(the queens and thenellies)。作为解放了的男同,我们必须旗帜鲜明。

1.最先站出来的这些男同性恋者是我们的第一批烈士。他们站了出来,并在我们之前经受了非难。

2.如果他们已经为公开自己的取向而经受折磨,我们应该控诉的是直人社会,而不是这些皇后们。

“柜中皇后”

closet queens,指未出柜的男同性恋

这个词已成为 “汤姆叔叔”▼2的同义词。在性取向或社会层面上假装自己是直的,大概是我们这个隔离区中最有害的行为:那种已婚但偷偷同时进行同性关系的人;那种只上床但不会发展任何同性恋关系的人;那种在工作中或学校里篡改他谈论的朋友的性别的人;那种在野地里口交,但不会上床的人……

▼2 Uncle Tom,指逆来顺受的美国黑人。

如果我们是解放的,我们就应该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柜中皇后”的情况该停止了。出柜吧。

然而,说到出柜,我们必须认清几件事情:

1.柜中皇后是我们的兄弟,而我们必须保护他们免受直人的攻击;

2.对出柜的恐惧不是源于偏执;出柜的代价是很高的:失去家庭关系,失去工作,失去直人朋友——这些都提醒我们,压迫不只存在于我们的头脑中。它是真实存在的。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根据自己的步伐和节奏来走向公开。公开是自由的基础,必须牢固地建立它。

3.“柜中皇后”是一个含义丰富的术语,包纳了众多意涵:自我保护、自怨自艾、软弱无力和气质习性。我们所有人某种程度上都是“柜中皇后”,我们所有人终有一天也要出来——很少有人七岁时就“赤裸裸”地声明性向!我们必须以像对待自己一样的耐心来对待我们的兄弟姐妹。虽然他们甘做柜中皇后也对我们的压迫的一部分,但那更是对他们的压迫。他们自己可以决定何时及如何出柜。

本段翻译:嘻兮


 

分辨、认清我们所受到的压迫的各种嘴脸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只是为受压迫的程度争论不休是没有意义的。很多所谓的“平权运动”鬼扯什么同性恋所受的压迫不及黑人、越南裔、工人、妇女,那只是因为我们偏偏不符合他们所界定的“阶级”和“族群”的概念。屁话!人们感到被压迫时,就会对此有所行动。我们就感觉到自己正被压迫。有些说法,打着什么黑人平权或是终结帝国主义应当优先于同志平权的幌子,实质上不过是反同的宣传手段。

身体伤害

我们不断地遭遇攻击,暴打,阉割,乃至杀害。过去几年里,旧金山的公园里发生了六七起尚未被解决的屠戮事件。本身就属于少数群体的“小混混”,总爱找一些比他们社会地位更低下的“基佬”,兴冲冲地殴打,而警察对此视而不见。这放在过去,就是“处私刑”。

我们不断地遭遇攻击,暴打,阉割,乃至杀害。过去几年里,旧金山的公园里发生了六七起尚未被解决的屠戮事件。本身就属于少数群体的“小混混”,总爱找一些比他们社会地位更低下的“基佬”,兴冲冲地殴打,而警察对此视而不见。这放在过去,就是“处私刑”。

有一种最恶毒的诽谤把监狱“轮奸”归咎于我们。可实际上,这些强奸案总是那些自认为自己是直男的人干的。受害者却是我们和那些不能保护自己的直人。把监狱强奸跟同性恋挂钩的媒体宣传活动,企图让直人们害怕、鄙视我们,这样他们就能加重对我们的压迫。操蛋的直人思维经常以为同性性爱就是把一个男的绑起来然后干他。这是侵犯,不是性爱!如果对直人而言,这就是性,那有病要治的是他们,不是我们。

精神折磨

从一开始我们就遭受了直人宣传集中火力的围攻。由于我们的父母对同性恋一无所知,我们伴随着孤独、异类、变态的感觉惶惶长大。我们学校里的伙伴觉得“变态”就是一帮反社会的不良分子。我们的小学老师告诉我们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不要搭他们的车。电视,宣传栏,杂志宣扬虚伪而理想化的男女关系,让我们觉得自己是异类,希望“回归主流”;在家庭生活课上,我们被灌输符合他们的期待的行为模式。自始至终,我们听到的关于同性恋的唯一一句好点的话就是:成为同性恋是命运的不幸。

自我压迫

随着同志平权运动的发展,我们会发现我们中一些死硬的兄弟姐妹,尤其是那些在隔离区打拼的人们,变得很有底气安于现状。这就是自我压迫:“别惹是生非了!”“旧金山一切还好。”“基也不是都一伙儿的。”“我反正没感觉被压迫。”这些话正出自被直人建制同化了的人们口中。如果我们不再看轻自己,不再收起我们的骄傲,我们所受的压迫会消失大半。

制度歧视

如果我们稍加留心的话,就会发现社会对同志的歧视是非常露骨的。同性伴侣关系是非法的,而且即使这样的法律没有规范地执行,它也在逼着同志躲进深柜。社会的主流和精神病学界把同性恋看作一种病,把我们当病人对待。▼3雇主们宣称,我们只有隐瞒我们的性取向,他们才会正视我们的工作能力。在这一点上大财阀和政府是臭名远扬的罪犯。▼4

▼3此文写于1970年,美国的对同性恋的正式去病理化是1973年。

▼4指美国当时的某些相关法规,这些法规禁止性取向“不合主流”的人进入政府部门工作。

参军服役中的歧视是主流大众对同志看法的核心体现。如果我们愿意公开承认我们同性恋是有病的,那我们就够格暂缓服役;而如果我们被发现“缄口不言”(不诚实),我们就会被逐出军队。见鬼,我们才不走!我们不仅不走,而且决不容忍军队这样搞我们!

本段翻译:C.

(上篇完)






出柜神器《认识同志》你有木有?!

点击下方图片,马上去亲友会淘宝店索取一本,书本身是免费的,小伙伴们只要出邮费哟~~~或在淘宝搜索:同性恋亲友会


模块列
月捐
ABUIABACGAAg2arxywUo4KaF7gcwwAQ4hAE
ABUIABACGAAgnJyB3gUomu-3uQMwlwQ4ew
ABUIABACGAAghrnV5gUoxPLd6AUwlgQ4i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