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亲友热线(微信):rx4000820211(每晚 20:30-22:30


新闻详情

我和亲友会的缘分(合肥小组志愿者)

 二维码 1272
作者:安城来源:亲友会合肥分会网址:http://mp.weixin.qq.com/s/zkG6MvyAo50nofxw_FtfBg

可能重新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选择出柜。

《认识同志》的小册子最后一页是这么说的,“中国大陆有7000万的同志人群,只有1%的同志向父母出柜。出柜是一场无规律、无时限、无法预计的决定,可能瞬间,可能一辈子。开口的那一刻,守住自己的人生,也许有可能,鼓舞别人的一生。

借由这段话,送给所有的朋友,不管你是异性恋,还是LGBT,不管你有什么性癖,是什么肤色。我无法夸口说自己现在做的是伟大的事业,但是我点起了一盏灯,亲友会的每一个志愿者都点亮了一盏灯。如果你迷路了,希望我们这点星光,可以照亮你回家的路。

                                                    ——安城


第一次出柜的时候,电影《断背山》(Brokeback Mountain)非常流行。我那会在读中学。已经在学校公开出柜一段时间。班级里的同学,有的认同我,有的认同。有的非常恐惧,有个女生,之前一直拒绝跟我坐在一起,后来老师强迫她跟我坐了同桌一个月。她有一次自习拉拉我的衣襟,悄悄对我说,嗨安城,要是谁说你不好,说同性恋不好,你跟我说,我去撕烂他的嘴。

那时的友谊,就是这样,像淮河的水一样浓烈而直接。

我是一个盲目乐观的人。抗压能力也比其他人好。我总是觉得,活着嘛,遇到问题总是有解决的办法的。愁云惨淡的也解决不了问题。

我那会儿热爱剪报。我就一直在收集《断背山》的新闻,小心翼翼的剪下来,粘贴在一个本子里。

我是家中独子,我爸妈小的时候管的非常严,喜欢翻我东西,觉得我的任何事情,他们都有知情权。很快,这个剪报本就被我妈妈给找到了。我妈就来质问我。我当时停顿了三秒。我跟我妈说,对的,我是同性恋,我喜欢男人的。


可能那会年纪太小,我的爸妈其实都没当真。

说来也好笑,可能很多其他的LGBT都对我这一点不太认可。我自打14岁意识到自己是同志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纠结过哪怕一秒钟。我觉得一切都挺好的。上天决定了你与众不同的话,那可能我就是被神选中的孩子,挺自豪的。

很快我就高中毕业了。第二次跟我的家人出柜。没有任何意外,全家坐在一起围攻我。唯一没有攻击我的是我外婆。但是,你们知道的,我们的爸妈那一辈人,大多数,都觉得同性恋是种病,在过去是会坐牢的。他们就觉得这种事情是要矫正的。

出柜的具体故事,我就不在这里赘述了,有在大学的,有在公司的,有跟家人的。GS乐点杂志刊登过我的故事,豆瓣也有我的故事,我也在亲友会的分享会上跟大家说过。因为过程其实非常痛苦,也不想降低大家出柜的积极性。所以我就不在这篇文章里分享了。


我今天真正想说的是跟亲友会的缘分。在我第一次和第二次出柜的时候,还没有亲友会。后来在豆瓣上认识了一个同志朋友,他的妈妈就是安徽群的明月妈妈。这位朋友在豆瓣上发过一个广播,内容是他的母亲(明月妈妈)在火车上给大家发《认识同志》的小册子。我当时看到了,非常非常感动。我多么希望我自己的母亲,能有一天认可我啊!所以,我就慢慢开始留意亲友会这个组织。

我二十岁左右看过一部电影,叫做Prayers for Bobby,《天佑鲍比》。我的影评,也是在豆瓣上排位第二的影评。我曾在影评中说,多么渴望我自己的妈妈能够站在同志骄傲游行的队伍里。在这部电影中,男主人公的妈妈加入的组织,就是PFLAG(同性恋亲友会)。

所以,当我看到明月妈妈的信息,我当时怔愣了一下,在此之前,我只知道吴幼坚妈妈,在我心里,我一直以为亲友会只在广东区域活动,只有吴妈妈和阿强两个人。我没有想到,原来在我们安徽本地也是可以找到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志的家长的。

那年,我从外省辞职回到安徽工作不到一年。


我开始在心里默默地计划,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我的豆瓣友邻,为什么他的妈妈接受了他是同志。有什么方法是我之前一直用错的呢?我开始慢慢关注亲友会的微博,在淘宝认领亲友会《认识同志》的小册子,关注上海梅姐等等。看看那些接受了自己的孩子的爸爸妈妈们怎么说。

改变我命运的那一晚,还是我自己拨通了亲友会的咨询热线。接听我电话的是杭州的小妈妈,很快她介绍我认识了安徽本地的对接人,利利妈妈。同一时期,广州的志愿者师带我进了出柜群,认识了山东的汤妈妈。

那段时间,我非常非常焦虑。我不知道明天等待我的是什么。我爸妈带我去医院“接受矫正”了两次。我觉得人生瞬间就黑暗了。所以我非常感激遇到的这些妈妈们,无论我什么时候大段大段的给她们发文字,发语音。她们都在我最焦急的时候。让我稍稍安定下来。学会面对我的爸爸妈妈。学会再次拥抱我的爸爸妈妈。学会了出柜原来是家庭关系的重建,而不是摧毁。

我觉得,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志,并不是上刀山下火海般的困难。真正的困难,是那些爸爸妈妈,自己站了出来,去跟整个LGBT群体对话,去跟全国7000万同志对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是一个特别不喜欢掺和别人事情的人,怕麻烦。所以,我特别特别敬爱亲友会的志愿者们。无论是同志爸爸,同志妈妈。还是那些鲜活的年轻同志。大家站出来了,手拉着手,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很荣幸,我自己也成为了合肥小组和豆瓣小组的志愿者,加入了亲友会的大家庭。我很感激亲友会给我个人的帮助。在我最黑暗的日子里,点起那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也希望,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能够帮助到,跟我当时处于同样困惑的年轻的LGBT人群。

《认识同志》的小册子最后一页是这么说的,“中国大陆有7000万的同志人群,只有1%的同志向父母出柜。出柜是一场无规律、无时限、无法预计的决定,可能瞬间,可能一辈子。开口的那一刻,守住自己的人生,也许有可能,鼓舞别人的一生。”

借由这段话,送给所有的朋友,不管你是异性恋,还是LGBT,不管你有什么性癖,是什么肤色。我无法夸口说自己现在做的是伟大的事业,但是我点起了一盏灯,亲友会的每一个志愿者都点亮了一盏灯。如果你迷路了,希望我们这点星光,可以照亮你回家的路。





出柜神器《认识同志》你有木有?!

点击下方图片,马上去亲友会淘宝店索取一本,书本身是免费的,小伙伴们只要出邮费哟~~~或在淘宝搜索:同性恋亲友会

文章分类: 彩虹故事
分享到:
模块列
月捐
ABUIABACGAAg2arxywUo4KaF7gcwwAQ4hAE
ABUIABACGAAgnJyB3gUomu-3uQMwlwQ4ew
ABUIABACGAAghrnV5gUoxPLd6AUwlgQ4i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