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亲友热线(微信):rx4000820211(每晚 20:30-22:30


新闻详情

人皆有柜,你的如何走出? ——听星爷大话同志公益(下)

 二维码 655

星星(DAMIEN LU,PHD),1995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博士。曾任美国洛杉矶精神署顾问,研究领域涉及心理咨询、社会学、公共卫生等。致力于同志心理健康和AIDS防治咨询长达18年。

听星星博士大话出柜话题:

过去18年中,与我联系的人中各种行业的都有,军官、著名大学的学院副院长、尼姑、僧人、佛学院的研究生、警察、狱警、医生、农民等等,什么样的人都有,他们都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压力。

我在成都遇到一对狱警——两个监狱警察相爱了,但是他们两个在不同的监狱。狱警的生活其实和犯人是一样的。但是他们的上司知道之后,反而把他们两个调到了同一个监狱,也没有怎么样。

张北川曾经说到一个事例。一个兵和一个军官恋爱,怕被发现特别恐慌。后来张北川向他们的师长反映了一下。他们的师长反而很坦率地说,那就让他们住在一起吧!


星星博士在讲演

所以,永远是有例外的。不要以为情况都是很糟糕。很多人在出柜之前会考虑父母是农村的,没有文化,会觉得出柜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其实情况并不都是这样。

我曾经遇到过两个极端的例子。有一次去人大做讲演时一个学生和我联系,他的父母都是西安某大学的教授,发现他和男朋友在一起,就勾结警察把他软禁在家里。还有另外一个极端的例子,一个厦门的武警,出身于与河南某地的农村,在17岁的时候就匆忙结婚了,不过他在24岁左右才意识到自己同志的身份,此时他们已经有了孩子,他在家庭方面处理的很好,首先他向老婆出柜了,然后把孩子的抚养权交给妻子并提供抚养费,唯一他做不到的是告诉他70多岁的老母亲,因为他的哥哥并不是很孝顺,所以他不想让母亲受到这方面的冲击。但是他总是觉得如果不能让母亲知道真正的自己就总是和母亲之间会有一层隔阂,于是大概准备了一年的时间他向母亲出柜了。而他母亲却说“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只要你过得好就行了”。

所以很多亲友会的妈妈会告诉你父母对于出柜接受度其实和文化程度没有太大的关系,最基本的区别是他们更关注的是你的幸福、爱和人生,还是他们自己的面子。如果父母是真正的爱你,他们可能在最开始的也会不接受、抵触和担心,但是过一段时间之后他们肯定会理解并接受,可是如果他们真在只是在意自己的面子和形象,却没有真的在意你,那就没有办法了。

还有一个例子,一个北京的朋友,出生于一个父母都有很多兄弟姐妹的大家族,而且他非常的优秀,在美国读博士后可以直接留在美国,他是他们整个家族的骄傲更是父母的骄傲。但是他向他妈妈出柜后,他妈妈却说“我以后再也不能在亲戚朋友面前夸口了”,可是为什么呢?他依然很优秀依然是博士,但是他妈妈却没有把他真正当作亲人来爱,只是拿他当作家中收藏的古玩一样是炫耀的工具。反过来讲真正爱你的父母对你同志身份的接受是不会存在各种各样的条件的,归根结底你自己的自我接受是非常重要的。


星星博士和志愿者问答互动

大家通常说的出柜失败,往往指的是父母反应不好,但是实际上没有一个父母再听到儿女是同志之后会一下子接受,你也能预想到父母会反应不好,但是你还是会因为父母的反应而退缩,这是很残酷并恐怖的一件事情,因为你会给父母造成一种可以改变的假象。

现在很多人在争议要不要接受和父母一起去看心理医生,但是我建议大家一定不要这样去做。一方面很多人接受去和父母看心理医生抱有侥幸心理,认为心理医生会和父母说“同性恋不是病”,但是这是不可控的。举一个例子,天津一位37、38左右的女性同志,有自己的公司事业也比较成功,在向父母出柜四年之后父母仍然还是有一些纠结和忧虑,于是她决定带父母来北京看心理医生,认为心理医生会从科学的角度对父母有一些积极的影响,但是没有料到,她们遇到的这个女心理医生却说“5000块钱一次就可以治好”。这次的结果直接导致了之前几年的努力全部白费了,而且更关键的是,你一旦接受看心理医生这件事,往往会暗示父母你有“希望改变”和“可以改变”的信息,这是很残酷的。

所以如果你选择出柜,你一定要有坚定的自我认同。现在还有人说要等到有了男朋友才出柜,没有男友就选择和异性恋结婚,这种心理绝对是错误的。一方面出柜是你自己的事情,和你有没有爱人没有关系,另一方面父母可能会将你是同性恋的归咎于你的男朋友或者爱人。

一个曾经听过我讲座的同学说,他发现很多同性恋都出身于单亲家庭,所以他认为是不是单亲家庭是不是会影响性倾向,这就是一个分析能力问题。你只要稍微想一下就会知道,异性倾向的人也有很多是来自于单亲家庭的。30年前的中国很少有人离婚,但同性恋的人数仍是人群中的3%-5%,所以跟是否单亲无关。大家在做出判断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宏观的统计数据和你人生中接触的案例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你生活中的人所提供的都是“流言性证据”,这和统计学数据是两个概念,我们所讲的是概率的问题。在一万个吸烟的人里面,患肺癌的概率要比一万个不吸烟的人患肺癌的概率高很多很多,但是说有没有吸了一辈子的烟但是没有得肺癌的人,一定是有的,反过来从来没有吸过烟的人也有得肺癌的,这是概率的问题,不能这些案例而推论吸烟是无害的。还有人说喜欢去同志酒吧的人都比较乱,首先这也是一个刻板印象。“乱”的标准是什么?每个月一?每周一还是每天一个?由谁来决定这个标准?实际上成年人之间之情同意的行为,只要不伤害他人,别人没有权利评判。反过来,也有人认为参加同志活动的人层次都比较高,但是实际上组织同志活动的机构并不不会去筛选参与者。

大家都有一个“圈子”的概念,但是到底什么是圈子?魏伟教授的博士毕业论文就是花了一年的时间在成都考察这个问题,最后他发现在成都有8个圈子相互之间都不认识,从已婚但是不和其他同性恋有接触的同志到大学生等等。所以大家一定不要觉得你所见到的、接触到的就是全部,从而为这个群体贴上刻板印象,你接触不到或被你忽视人群个体还有很多很多。

自我认同不好的人往往会被别人的偏见所影响,这样会你会活的很累,因为你并没有为自己活着,而在别人的眼光和流言中活着,这肯定会很累,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自我认同是你作为一个性少数群体获得幸福生活的根基。

帮助别人出柜的时候,不要教对方怎么去和父母说,因为每个人的家庭环境、和父母的亲密程度和交流方式是不同的,要怎么去说只有当事人最清楚。我们要通过问问题启发对方去发现他自己最好的办法,没有任何一种办法是对所有人通用的,即便某一个办法曾经是一个成功的案例,但也并不意味着可以复制到任何人身上。所以最好的办法是通过问问题启发对方发掘一个适合自己的计划。如果我们只是告诉他怎么做,成功了固然很好,但是如果不成功,扭转也是比较困难的。可能我的看法和很多人不太一样。对于一个要出柜的孩子,能够预料父母会是什么反应的几率其实不高,长期相对民主的家庭可能可以,但是还有很多父母一直是对孩子有较强的控制欲的,所以每个家庭的情况我们没有办法知道,也就没有办法提供一个对所有人都有效的办法。有人把我之前写的关于出柜的文章叫做“出柜指南”,我觉得这样不对,无法指南。

我还想到另外一个问题,现在有一种很奇怪的文化。一个同志在同志网站发布了出柜信息,下面的评论中50%是反对甚至谩骂的,说这样话的人自己没有勇气出柜为什么要去抨击别人出柜呢?我们至少要做到面对别人的出柜应该是一个鼓励和支持的态度。很多人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办法出柜,但是至少不能在自己没有勇气出柜的时候对别人的出柜行为愤愤不平。每一个人的出柜都是在为中国同志所有人铺一块砖,中国同志的未来,只有一点是关键的,就是有更多的人出柜。中国的传统概念中,认为所有的改变都是自上而下的,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只有更多的人站出来,才会有希望。我们不应该鼓励或强迫任何一个人出柜,因为每个人的具体情况是不一样的,但我们至少要营造一种出柜文化,让大家意识到出柜是一个令人向往的事情,这一点很重要。

美国电影《米尔克》,米尔克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以公开同性恋身份去竞选市议员的人,他为同志平权运动做出了很多尝试和推动,但是在他竞选成功一年后,却被极端宗教主义者枪杀,所以,全世界范围内的同志权益获取,是有人付出生命代价换来的,并不是凭空等来的。我2001年第一次因为同志事业来中国的时候,在厦门见到一位厦大的法律教授,有人曾经问过他关于同志婚姻法的事情,他说中国政府对于少数群体的保护法(的颁布与否),是要看他们认为这个法律可以涵盖多少人,而目前中国政府认为中国同性恋人群比例低于百分之一,所以如果没有更的同志敢于站出来的话,他们不会考虑这样的法律。


星星博士和部分志愿者合影

活动主办:同性恋亲友会北京小组

感谢参与各项工作的亲友会北京小组志愿者!

感谢所有尤其是远道而来的参会者现场出席!!

策划、主持:成林

志愿者组织:大诚

现场录音:Dario波牛

录音整理:Dario波牛、小文

摄影:大诚、Paul

排版发布:小黑

编辑:路








出柜神器《认识同志》你有木有?!

点击下方图片,马上去亲友会淘宝店索取一本,书本身是免费的,小伙伴们只要出邮费哟~~~或在淘宝搜索:同性恋亲友会


模块列
月捐
ABUIABACGAAg2arxywUo4KaF7gcwwAQ4hAE
ABUIABACGAAgnJyB3gUomu-3uQMwlwQ4ew
ABUIABACGAAghrnV5gUoxPLd6AUwlgQ4i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