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亲友热线(电话):4000-820-211每晚 20:30-22:30


新闻详情

同性恋男女的形式婚姻:生活中的“影帝”和“影后”

 二维码 637
作者:海峡导报来源:海峡导报/淡蓝公益网址:http://www.pflag.org.cn/



这是一门让外人羡慕的婚姻:男女双方都是高学历,均堪称金领,双方一度被不明就里的朋友戏称为“有钱人终成眷属”。

但在结婚之前,小和大成就办好了婚前财产公证,并通过律师签订婚前协议。协议内容包括:各自经济收支独立;日常生活互不干涉,不同居;任何疾病、意外自负;在长辈面前扮演好婚姻角色……他们结婚了,但婚姻不是他们的,而属于他们背后各自的情侣。

这样的婚姻是两对不同性别的同性恋者,为了应付各自长辈的催促,而采取的“互助式”婚姻。

门当户对的“形婚”

1月的厦门气温骤降,寒风阵阵,阳光晒在身上也没有什么温暖的感觉。打扮入时的小,上街能引来许多回头率,但她表情始终冰冷:“我几乎不感冒,因为冷惯了,没什么暖心的事情。”

32岁的小是个公认的美女,她是一位出色的项目投资人,追求者不断,许多男人评价她是“女神”,但大多数人不知道“女神”喜欢的是女生。“我没有公开过性取向,但对男人从不感兴趣。”采访时,咖啡馆对面街头有帅哥走过,小眼皮都不抬。

的女友小,是一位高校教师,性格文静。那份心意的相通,以及彼此人生观、生活观的相似,让此前也曾经历情海翻波的两人,决定此生一起度过。

两人甚至在同性恋圈里举行了婚礼。有钻戒,也有花环、朋友的祝福,唯一缺少父母的许可。实际上,从25岁开始,小就饱受父母催婚之苦。一次次“逼婚令”,让她感到窒息。

不过,让小把组建“互助家庭”提上日程的却是一次意外。2012年,女友车祸,在外地出差的小火速飞回厦门。小没有手术签字权,女友的老父签了字,手术才得以进行。

意识到:当有一天,两人都老去,面对此类意外要怎么办?出于这样的考虑,小芸预备找一对关系稳定的男同,组成两对“互助家庭”。“我30岁,长相不错,收入可观,诚觅一位30岁上下的男同,组建互助家庭,共同保守各自秘密,履行彼此家庭的责任!”小登录圈子里的一个网站,发布了“征婚启事”。

帖子一出,应征者很多。与普通人的婚姻相似却又不同的是,在“形婚”对象的挑选上,同性恋者更为挑剔与苛刻。“身高、长相到工作、收入、教育背景都是考核标准。”小说,由于没有感情可言,外在硬件条件成了唯一的“择偶”标准。男方经济是否宽裕,在“形婚”中比普通婚姻还要被看重。为了减少今后的麻烦,双方的人品也需要一个熟悉信任的过程。“我身边的人也不是想‘互助’就能找到对象的,成功率大概只有百分之二十。”小透露:厦门的同性恋人群里,男女性别比大概为2.5:1,男同基本都喜欢选择女同中的女性角色形婚,而女同则比较喜欢男同中男性气质明显者。这样的状况,造成实际能够形婚者寥寥。

在小的陪伴下,小装模作样相了几次亲:第一个男同是莆田人,带回家见长辈,被冠以“大男子主义”的印象否决;第二个男同家里有多套房产,但是对方父母一直有心仪的“儿媳妇”人选,找借口挑剔小年纪偏大;第三个男同是海归,相貌俊朗,可还没结婚就反悔了,“因为他的男朋友吃醋”……

“影帝”与“影后”

终于,小最后寻觅到一名几乎有着同样要求的“同志”——大成。他受过高等教育,有自己的公司,更重要的是大成和他的男朋友感情稳定。拜见家长时,双方长辈喜笑颜开,“他们那么开心,让我心里百感交集。”小说。

婚宴很隆重,伴郎和伴娘则是他们各自的实际同性伴侣,除了在婚礼上的接吻略显笨拙外,其他环节的配合堪称“影帝”、“影后”。

“他在父母的注视下,很自然地帮我整理婚纱下摆,而我笑着挽着他的手,‘秀恩爱’时把他妈妈都感动哭了。”小有点得意,又有点内疚,她把自己的微信签名改为“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当天喜宴上的一些细节让宾客们有些奇怪,婚宴上伴娘神情郁郁寡欢,而伴郎在被灌了不少酒后转身亢奋地对新郎说:“这酒我替你喝,也是为我自己喝。”新郎的亲戚不过随口说了句:“伴郎和伴娘挺搭的嘛。”新郎条件反射地说:“不用你操心了。”

“编不完的谎言”

原以为婚后压力会减小,但小和大成才发现,一个谎言一旦开始,就意味着要用千万个谎言来掩饰。

为安慰老人家,小每个月都安排跟丈夫回娘家吃一顿饭,偶尔还带着他去见亲朋好友。但需要平衡的,不仅仅是两个人、两家人的关系,还有与各自情侣的关系,婚后两对情侣住到了一个屋檐下,小和小住在自己家里,而大成也跟自己男友同居。

紧接下来是生育问题。

2013年年底孩子出生,问题接踵而至。小在帮小照顾孩子的过程中,知道这个孩子并不属于自己和小,她想有个孩子能照料自己和小的后半生。而大成也喜欢亲生骨肉,甚至爱屋及乌地称呼小“孩子他妈”,让小醋海翻波。

这段时间小不断和小争吵,小一度抱着孩子“离家出走”。“这样的生活真的很累,我们必须要考虑很多别人不用考虑的事情。”小说,结婚只是一个开头,并不是结尾。这样演戏般的婚姻让人窒息,她已经萌生离意。

而大成却极力反对离婚:“如果只顾自己的选择,对孩子和双方长辈来说是自私的。”昨天上午,他在电话里谨慎地向导报记者表示,“我希望和她们是永远的朋友”。

“对外界永远有编不完的谎言,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对你们撒谎了。”小暂时搬出和小同居的家中,她对小的孩子“视如己出”,“不会因为长辈的生活,影响下一代的成长。”这是她和女朋友的共识。

  

模块列
月捐
ABUIABACGAAg2arxywUo4KaF7gcwwAQ4hAE
ABUIABACGAAgnJyB3gUomu-3uQMwlwQ4ew
ABUIABACGAAghrnV5gUoxPLd6AUwlgQ4iwE